今曰消息:

專訪:旅行團樂隊十五周年給樂迷更多不一樣的感覺

2019-11-05 10:44:36   編輯: 李蕓  來源: 娛樂廣播網  

娛樂FM

 

1.jpg

  娛樂廣播網11月05日報道 生活即旅行,旅行即生活。把生活當作一場旅行,把旅行譜成詩。

  旅行團把生活當成一場旅行,又把旅行譜成詩,旅行團的LIVE,就像灰暗世界端上的一杯澄亮茶湯。

  城市,生活,是他們的主題,抓住手中嗡嗡作響的吉他和話筒,在其力所及的范圍里,讓陽光投射在更廣闊的地方。

  轉眼間,有著高人氣和高口碑的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已經結束,這檔節目除了點燃無數人搖滾熱情的同時,也給人帶來了許多回憶、夢想和激情。在所有樂隊中,我們也認識了那個特別存在的旅行團。無論是在舞臺上,還是生活中,旅行團樂隊都有著一種溫柔和安心的力量,在所有的樂隊中,旅行團樂隊也是最特別的樂隊,帶給了大家溫暖和陽光。

  從第一張專輯《來福膠泥》到去年贊譽無數的《感+》,出道14年成就9張唱片,從獨立運營工作室,到參加《樂隊的夏天》,從05年的初春開始,就像是一次既漫長又短暫的旅行,只帶著他們的音樂上路,保留著赤子之心。

  旅行團樂隊的風格中,不僅有著一種屬于夏日的清新和干凈,作品中也有著獨特的溫柔和細膩,配合主唱孔一蟬的聲音,給人一種特別的溫暖。他們一直是一支非??鞓?,有夏天感覺的樂隊。他們的許多歌曲中,慢歌是為了療愈自己,快歌也是為了帶給樂迷們快樂??滓幌s也表示,他們的歌曲給樂迷們就像是口香糖,給自己就像是一劑良藥。

娛樂廣播網.jpg

  娛樂廣播網:新專輯在籌備中了嗎?什么時候能和大家見面呢?

  孔一蟬:新專輯在創作當中了,我們希望是將這些創作的DEMO規整一個主題,看看這張新專輯能夠玩一些什么樣的內容,希望是春天以后跟大家見面。

  娛樂廣播網:與之前的專輯相比,新專輯會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嗎?

  孔一蟬:因為現在還沒正式去制作,樂隊嘛,很多是會需要在編曲上面做創作,至少是詞曲上面來說,曲會比之前的更加多元化,我們也會嘗試一些不一樣的感覺,因為經過了這一年多的整個經歷,我們希望把這些事都轉化成音樂。

  娛樂廣播網:在參加《樂隊的夏天》這個節目里,每位成員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呢?

  黃子君:我先吧,就是《樂隊的夏天》女神賽的那個環節嘛,我們自己其實有預料到分數是不會太高,然后分數出來的時候其實就特別低,然后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時候就是分數出來的時候,就是我們回到后臺,然后我們自己的音響團隊還要包括節目組,還有就是一起參加的別的兄弟的樂隊都過來給我們安慰和擁抱。對,然后那些場景記憶特別的深刻,所以可能也激發了我們在第二回合的那個《Bye Bye》的表演嘛,就是你覺得,雖然說它是一個綜藝節目,但那個時候我們就意識到啊,這個原來是真正的一場比賽,所以就覺得我們站在舞臺上,不光是為了自己,其實也是為了更多都在支持我們的人。

  韋偉:我印象最深就是我們被淘汰,那天我印象還挺傷感的,然后就是我們被淘汰走了,新褲子還有盤尼西林小樂,都邀請我們接下來跟他們一起唱他們馬上要演唱的最后一首歌,希望我們能跟他們一起唱那些歌,我就挺感動,就是我覺得就是這只是一個游戲,但大家都在這個游戲當中,彼此重新再認識一下,就是挺好的。因為我以前老在電視上看到這種東西,我不太相信,就覺得特別娘,特別矯情,然后,但我覺得就是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還挺好玩的,蠻好玩的。

  徐彪:我的話肯定就是我自己猛男落淚唄,你想想聽刺猬啊,跟新褲子一起看現場,怎么能哭呢?我沒想到。當時在那個特定的環境下就哭了,這也不光我哭,別的樂隊在表演的時候,包括我們表演的時候也有人哭,大家在一塊,因為原來私底下也都是朋友,就是今年年底,大家一起參加了這個節目,一起待了有三個月吧,有跟原來感覺不太一樣,我覺得參加的節目里的這些樂隊,跟咱私底下認識的這些樂隊也不太一樣,怎么說呢,其實都挺深刻的,都歷歷在目,這原來從組樂隊到發唱片、巡演,這些樂隊都是共同成長的,在那特定環境下,我們坐在B區看A區表演,感觸還挺深。

  孔一蟬:我印象最深的時候其實是最開始的時候,就是所有31支樂隊以不同的形式集合在那個那個樂隊廣場的時候,那感覺是特別像一個大型的烏托邦,就很多人,也不是來比賽的心態,但是就大家會很放松,大家平時都是有個性的人,將那么多樂隊有個性的集合在一塊,我覺得挺不可思議的,像一個奧運會的開幕式一樣,Peace&Love。

  娛樂廣播網:那在巡演過程中,每位成員都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嗎?

  孔一蟬:我自己印象最深還是17年的那一次,永遠都會在的時候,因為那一次是貝斯小P的回歸, 和我們一塊做了一張唱片,一起將這些音樂在全國走了一圈,我覺得那種年輕的感覺又集結在一塊,因為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在一塊嘛,然后巡演它本身是很累的事,但是團隊從上到下,工作人員,到我們樂隊,大家都像兄弟一樣。

  黃子君:我突然想起來。就是應該是第一次巡演,08年的時候,當時徐彪是以特邀嘉賓的身份跟我們一起去演,第一站應該是廈門,就頭幾站,可能那時候我們演出沒什么經驗,第一次去做巡演,帶著自己的新唱片,所以剛開始演幾首歌的時候,我們都特別的懵圈,然后臺下的觀眾也看得特別懵,就可能聽專輯感覺是那樣的,可能現場會覺得會有很不一樣的呈現,但那時候我們可能確實也特別的緊張,對每一個作品的表達也是特別的不自信,所以當時,特邀鼓手徐彪他其實在北京是有一些演出的經驗了,然后我覺得特別逗,突然間演到某首歌結束的時候,他從鼓的位置直接走上臺,讓一蟬讓開一下,用他的話筒跟大家說,各種觀眾不好意思啊,就是哥幾個特別緊張,沒事,咱們就造起來,玩起來就完事了啊,然后又回到自己鼓手的位置,所以后來的演出,覺得大家一下就放開了,記憶還挺深刻的。

  徐彪:如果要說巡演的話,就還是夏之戀那場的那種感覺吧,因為它的差別還挺大的,不像是參加音樂節和商演,有執行、接待什么的都有,然后跟場地溝通、試音、化妝,就跟這次來參加咪咕這場是一樣的,團隊把配合打好了就好了,有專人專項去做這個事,讓整個巡演給樂迷們最好的呈現,其實每回巡演都是歷歷在目的。

  韋偉:是啊,我覺得每次都挺難忘的,希望未來的巡演可以有更多難忘的瞬間。

2.jpg

  娛樂廣播網:粉絲都說在十五周年巡演前肯定會發新專輯嘛,那么在經過了《樂隊的夏天》這個節目之后,在各種音樂現場LIVE吸引到瘋狂上頭的新樂迷,有沒有給你們的新專輯帶來一些不一樣的化學效應呢?

  黃子君:巡演前肯定會發,我們明年15周年的巡演,肯定是以專輯為基礎來做全國的巡演,這是肯定的。

  孔一蟬:我覺得應該會帶來更多刺激,就是它會促使我們更大膽把之前被左右過的一些想法,更加直接一些,因為既然大家選擇聽這個樂隊,如果選擇留下繼續關注樂隊的話,他(她)應該聽到這個樂隊更好的一面,我們希望能夠將自己更好的一面,更有意思的一面展現給大家。

  娛樂廣播網:那十五周年巡演會在哪些城市辦呀?會有哪些不一樣的嗎?

  孔一蟬:新一輪的巡演應該會配合專輯會走進場館吧,因為LIVEHOUSE畢竟是一個很直接、很親密的載體,但是音樂嘛,還是要有很多視聽的一些想法,想在現場能夠得到呈現,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將視聽這一塊在場館這樣的地方,空間更大的地方,能夠跟大家分享,而且15周年對于一個樂隊來說,是一個很值得紀念的,很有意義的,很希望更精彩一點。

  娛樂廣播網:十五周年巡演會有什么限量版的周邊嗎?

  黃子君:肯定會有,因為我們的唱片就是我們最佳的周邊,對,我們唱片從來都是一件藝術品

  孔一蟬:我們希望生產子君的假發,就是泰迪的假發。

  黃子君:你說的啊!以這一篇文章為證。

  娛樂廣播網:有考慮過玩更多不一樣風格的音樂嗎?后搖或者重一點的類型,看Vlog的時候發現孔老師原來也能唱黑嗓,有點期待聽聽他不同的唱腔呢!

  孔一蟬:那個只是開玩笑,其實從第三張專輯開始,我們就已經融合了后搖元素。

  黃子君:我們其實對風格這個這個詞的概念,其實不是特別的固有那種所謂的什么后搖啊或者什么那種朋克什么的。其實所有的音樂你都不能以一個絕對的視角去限定它,所以我們會對不同風格會從里面去抽取那些對我們音樂有幫助的部分,所以在旅行團的音樂里面呈現出來也不是傳統上所謂的那些后搖啊,或者是所謂的黑嗓啊這些,如果作品有需要某種風格的幫助來呈現的話,我們都會用這種手法去做,對,我們沒有什么很固有的手法。

3.jpg

  娛樂廣播網:2019年就快要接近尾聲了,那新的一年2020年都有哪些新的安排或計劃呢?

  孔一蟬:新的一年還是專心做專輯,把這個專輯做好,然后2020年是21世紀的五分之一,五分之一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感覺時間真的過得好快,然后希望做一些對未來能夠留得下來的事情。

  黃子君:那明年最大的計劃應該就是唱片和巡演吧,因為這是對樂隊來說最核心的東西,而且通過上了《樂隊的夏天》這樣的節目,其實會讓大家更多去了解樂隊這樣的文化,但同時,它應該也會辦第二季,所以你只有更努力去呈現更好的作品和現場,你才能就是良性的存活在這個市場里面。

  徐彪:對對,差不多就是這些。

  娛樂廣播網:從出道到現在,對于自己最大的成長和收獲是什么呢?

  黃子君:我覺得最大的一點,我們四個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包容吧。對,因為大家都知道做音樂的人,其實有時候都特別的自私,然后會把那種在音樂里面的那種布置會帶到平時的工作當中,所以大家,我覺得這方面成長是最為明顯,因為一個團隊從剛開始就是幾個人,包括現在的經紀團隊,然后音響,有十幾號人在那里,就是每一次演出或者每次去制作唱片的時候,都需要一個特別龐大的一個團隊來合作,所以就是不光在音樂上,大家要相互去聆聽對方的表達,在團隊的平時的工作里面也要去聆聽旁邊人的想法,然后才可以讓旅行團這幾個字能夠更持續性走的更久。

  徐彪:我個人覺得,就是越來越有意思了!我也并不是說只有我們這個行業是這樣,其實其他行業也是這樣,我是覺得越來越有意思了,一天天面對不同的人,不同的場地,不同的樂迷,因為我們就是整個一年都在那個全國各地演嘛,怎么排歌,怎么寫歌,怎么把現場演好,怎么把聲音做好,就特有意思吧,都讓我覺得還挺好,挺沒選錯行,這是我一路過來覺得越來越好玩,越有意思。

  黃子君:所以你一度是覺得你選錯行了嗎?有過嗎?

  徐彪:有過,有過,可能是一個社會的毒瘤,哈哈哈...

  孔一蟬:我覺得成長跟收獲是是肯定的,但我覺得其實沒什么變化。變化可能只是這十多年,聽你的人變得多了,或者你能玩出更不一樣的東西,但我覺得不變的是,我對這世界依然很好奇,依然覺得有很多可塑性跟創造性,會刺激我。

  韋偉:我覺得交了很多朋友,這是最大的收獲,對!對于中國人來說,交朋友就是最大的收獲。

4.jpg

  娛樂廣播網:孔老師是怎么從鼓手搖身變成主唱的呢?

  孔一蟬:我剛開始打鼓,是因為披頭士的鼓手Ringo Starr,他打賭非常的具有音樂性,他不是節奏性,節奏性是一定的,你會感覺他在打音符,在打一種旋律線,我覺得他跟主唱的那種思維,是能夠并行或者是共同纏繞的,因為他自己就很喜歡唱歌,所以我覺得他的思維方式很不一樣,后來我是突然,我也是在同時學吉他,然后我學著學著,我就感覺我想要表達,我想要唱歌,唱著唱著就走出來了,就像徐彪一樣,就把麥搶過來了,徐彪是因為他五音不全,所以沒搶

  徐彪:對,我也做不了這個。

  黃子君:所以一度也懷疑選錯行了,哈哈哈...

  韋偉:還是打的太爛了,唱的還是好的。

  孔一蟬:對,我打的不好。

  徐彪:然后因為我們現在也在為明年做些準備嘛,大家各自都有買新樂器,然后昨天他坐在鼓上說,如果我現在還是一個鼓手的話,你們都沒戲!(大家笑ING...)

  娛樂廣播網:最近的蟬言蟬語會一直創作下去嗎?

  孔一蟬:會會,因為我從初中就開始寫很多文字,也會記錄,只是說密度的問題,我最近寫這個是因為我們在做新專輯,你得保持大腦的一個活躍度,你保持一個思考的話,它會有慣性,會很多創意或者是一些想法會蹦出來,我寫這些其實是要保持一個狀態,都不是為了寫而寫,當然蟬言蟬語這些是挺無聊,就沒什么營養,但還有另一方面,其實我也在寫一個系列文章,叫旅行的XX。那個XX是填空題,等于可以是很多東西,我已經寫了兩個,第三個遇到瓶頸,第三個我正在寫的是旅行的頭發,我還在寫的那兩篇,其實有一個叫旅行的球衣,對。

  • 標簽 :

首頁 > 音樂娛樂資訊 > 內地音樂娛樂新聞 » 專訪:旅行團樂隊十五周年給樂迷更多不一樣的感覺
在qq上有打字赚钱是真的吗 网赚培训 美女捕鱼下载安装 福州麻将听牌技巧 彩票游戏开元棋牌 股市宏观分析 快乐8是不是骗局 赛车开奖结果 平特肖计算公式 北京快乐8结果 大富翁游戏下载